西北老货《重生:机械师的1988》叶诚,林嘉怡小说免费阅读

小说:重生:机械师的1988

小说:都市

作者:西北老货

简介:如果能重生,你最想做的事是什么?叶诚不知道别人的答案,他只想做个好男人,好好的照顾妻子,弥补自己后世的愧疚与遗憾,但当他真的回到了1988年,才意识到一切并不像想象的那么简单……

角色:叶诚,林嘉怡

重生:机械师的1988

《重生:机械师的1988》免费阅读

叶诚醒了。

眼前的环境既熟悉又陌生。

30平米大小的房子,砖瓦结构的墙体和地面。

一张双人床,一对油漆也已经开裂的木头柜子,一张吃饭用的方桌,四把凳子是这屋里仅有的家具。

说它熟悉是因为三十年前叶诚住的房子就是这个样子,说它陌生是因为这种老房子到了2021年基本上已经‘灭绝’,很难再看到了。

难道说自己重生了?

带着茫然地转头四顾,立即被蜷缩在角落里的一个身影吸引住了。

那是?……

叶诚如遭雷击,直到那道身影动了一下,擦去了眼角的泪水,他才回过神来,激动到不能自已,快步走上前去,伸出的双手都在颤抖,“嘉怡!真的是你?……”

那真的是他的妻子,准确的说是33年前的妻子林嘉怡。

而当林嘉怡慢慢转过身,看清她的脸时,叶诚的心便是猛地一阵抽搐!

原本秀美绝伦的脸上青肿还未完全散去,眼睛肿的像桃子一样,更令人心悸的是她的眼神,麻木空洞,只听她冷冰冰地说了一句,“我们离婚吧。”

“嘉怡,对不起,以前都是我的错,我会改的!”

叶诚几乎是在哀求,但换来的却是林嘉怡更加绝望的回应,“没用的,你改不了,这话我已经听了太多遍了,你和你的酒过吧。”

“算我求求你,放过我吧,我实在受不了了。”

2021年的叶诚已经是全世界赫赫有名的机械师,得过的奖项足以摆满一屋子,他的制作工艺视频随便一条在油管上就是上亿的播放量,粉丝不计其数。

但人们不知道的是,后来的三十多年他几乎没有一天不是在悔恨和愧疚中度过。

因为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,他是个不折不扣的人渣,整天游手好闲,喝醉了就开始耍酒疯,回家打老婆。

没多久就把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祸害的不成样子,家里的积蓄早就被败光了,就眼前这间屋子还是租的。

更让人揪心的是,有一次他喝得烂醉,睡倒在马路上,林嘉怡想把他弄回去,却不小心流产了,孩子没能保住。

林嘉怡伤心欲绝,最终选择了和叶诚离婚。

也正是因为这次受创,使得这个可怜的女人在最美好的年纪没能安享幸福美好的生活,却是在痛苦和绝望中,连一年都能没能支撑下来便去世了。

在后世,如果叶诚从睡梦中哭醒,那一定是妻子的音容笑貌又浮现于脑海之中。

也是老天眷顾,他竟然有了重新来过的机会!

叶诚此时声音发哽,就连说话也有些语无伦次,“嘉怡,请你相信我,我已经戒酒了,以后再也不喝了,请你相信我……”

林嘉怡冷笑一声,绕过叶诚走向衣柜,开始收拾衣物,“你说什么都没用了,我不会再信你了,再这么下去,用不了多久我会发疯的。”

“我已经想好了,还是离婚吧,这样对大家都好。”

她的心灰意冷不无由来。

一年前,也是通过别人的介绍,她认识了叶诚,两人结婚之后,生活还算安逸。

仗着公公婆婆去世的时候留下一套房和一些存款,即便比不上县里最富裕的家庭,但也衣食无忧。

此时正赶上开放政策,叶诚看见有人下海经商赚了钱,也有些按捺不住,死活不肯听她的劝阻,执意辞去了工作,把家里所有的积蓄拿了出来,甚至还问别人借了一些钱,去南方做买卖。

只是半年功夫就赔的血本无归,失魂落魄的叶诚回到家之后,愈发消沉,用后来的话说就是开始摆烂,整天游手好闲,还染上了酒瘾。

从那以后家里就再也没有一天安宁,只要两句话说不对,就是一顿拳脚交加,她的身上经常是旧伤未去,又添新伤,她劝说过,哀求过,但换来的却是变本加厉。

林嘉怡的心早已经被叶诚摧残的支离破碎,原本仅存的一丝侥幸也已经化为了流沙泡影。

她现在只想离开叶诚,离开这个一无是处永远不知悔改的男人!

“你让开,我妈病了,我要去陪床……”

衣物已经收拾好了,回身发现叶诚还试图阻止她离开,便神情冷漠地说了一句。

“那我陪你一起去医院。”

叶诚急切地上前想要把妻子抱在怀里,却是被林嘉怡推开了。

原本以为不会再流的眼泪又一次不争气地从林嘉怡的脸上滑落,“别再折磨我了,就算我求你了,叶诚,放过我吧。”

说完便提上东西向外走,叶诚追在她身后,还在试图挽回,“嘉怡,我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我了,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……”

也是在仓促之中,被门槛绊了一下,叶诚一头摔倒在地上,这一跤不可谓不重,他眼前一阵发黑,差点晕过去。

如果是换了以前,林嘉怡肯定早就扶他了,但现在不会,她的心已经死了,甚至都没回头,就这么走了。

半天,叶诚才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,发现林嘉怡已经走得看不见了,连腿都顾不上揉,正打算继续追,房东李婶从另外一个方向过来了,“站住!你要去哪儿?”

“李婶,不管有什么事回头再说,我有急事!”

叶诚说完想跑,老太太上前一把揪住,丝毫不掩饰嫌恶的神色,“你们已经有三个月没交房租了,今天你要不交房租,哪儿也别去!”

眼神还在看着林嘉怡离开的方向,叶诚挣了两下没能挣脱,只能耐着性子道:“李婶,再宽限几天,这个月一定交。”

“这话我听了不是一次了,”李婶气得骂:“你就不是个东西!人家嘉怡多好的孩子,嫁给你简直就是瞎了眼!”

“是,李婶教训得对,”叶诚坦然道:“以前是我不好,辜负了嘉怡,请您相信我,从今往后我一定好好地对待嘉怡。”

这番虚心的态度还是李婶从来不曾见过的,难免有些愣怔,半信半疑地哼了一声,“狗改不了吃屎!你要是能戒了酒,猪也能上树了。”

说着又有些气恼起来,“今天9月17号,正好是三个月,看在嘉怡的面子上,我多给你们两天时间,要是还交不上房租,就自己搬走吧,以前的房租我也不要了,就算是喂狗了……”

“什么?!”

1988年9月17日,对于其他人来说那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日子,但在叶诚听来,却像是被雷击了一样。

根据他的记忆,林嘉怡正是在这一天彻底地离开了自己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西北老货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kaixinfeng.com/novel/869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