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顾颜,张平西《少帅的花瓶娇妻狠绝色》在线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少帅的花瓶娇妻狠绝色

小说:先婚后爱

作者:子非鱼非子

简介:【民国+穿越+女强】谁能想到,基地排行第一的特工K 竟穿了,并且还成了已婚少妇,对象还是一少帅,霍南城,但听说她这婚姻来得上不了台面,两人同居一栋,但各据一层。顾颜可也乐得清闲,开启了吃吃喝喝主本,外加搞事业副本,独特的经营理念,先进的机械设计图,诡异凌厉的身手,日子过得有滋有味。但到后面,经常往三楼跑的霍三少是怎么回事?“夫人,二楼漏水了”,“夫人,二楼太热了”,“夫人,感觉二楼空气不太好”……

角色:顾颜,张平西

少帅的花瓶娇妻狠绝色

《少帅的花瓶娇妻狠绝色》免费阅读

阳光透着偌大的落地窗照射进来,沙发上,一个女子正懒懒的窝着,丝质睡裙之下难掩的窈窕身段,额头缠着一圈纱布,精致的脸蛋上透出一丝病态的白,一双好看的眼睛正女子盯着不远处的老式电话有些怔神…..

顾颜可还在消化着眼前的这一切,她明明昨晚还在南美,子弹透过皮肉的痛感仿佛还能感受的到,可是昨晚一醒过来却出现在了这个鬼地方。

谁能想到,基地排行第一的特工K 竟穿了,并且还成了已婚少妇,对象还是一少帅,霍南城,但她这婚姻来得上不了台面,说白了就是他爹为了利益把她卖到了这帅府,至于对方为什么会答应,她就不得而知了。

话说,这穿越的桥段,不应该是会继承原主所有的记忆吗?怎么到了她这里,像断了片似的,模模糊糊的。

伸手摸了摸额头纱布下的伤口,根据原主的记忆,这伤是原主在街上,被车撞了,躺了有段时间了,才醒了过来,但醒过来的已经不是原主,而是她了。

“小姐,该喝药了”一个长相机灵的女孩端着一碗药汁来到面前,根据原主记忆,这是原主身边的丫头小喜,从小陪在顾颜可身边。

闻声,下意识接过往嘴边递,仅一口,顾颜可好看的五官拧在了一起,这什么鬼东西,简直直击灵魂,一旁的小喜赶忙把一早准备好的蜜饯递了过去,顾颜可塞进去,口中的苦味才淡下去些。

“小喜,我好得差不多了,端下去吧,这药之后就不喝了”饶是前世在野外出任务的时候在也吃过生肉什么的,这药的味道顾颜可也是不想尝试第二次了。

“那小姐先上去休息,晚饭我再叫您”

顾颜可点点头,起身上楼,这是一楼复式小洋房,装潢复古。平日里她住三楼,环视四周,入目的都是女子所喜爱的粉色调,粉紫色的窗幔、窗帘,床单,

面对这粉色的海洋,顾颜可一时有些头疼。既然暂时回不去了,顾颜可决定将这住的地方重新整整,这粉色的海洋住久了她可能会有点受不了。感觉衣服上感觉沾了药味儿,又出了些汗,顾颜可进去洗澡换了身衣服。

赤脚站在镜子前,顾颜可打量着这具身体,不由得挑了挑眉。

身量高挑,笔直白皙的腿,不盈一握的腰身,五官是偏大气冷艳型的,小巧挺直的鼻子,眉眼之中透漏出一丝慵懒和狡黠,长发及腰带着几分微卷。还不错,这长相倒是意外之喜,前世的她属于前凸后翘的御姐型,但是现在这样冷美人的样貌也很新鲜并且满意。

头发半干,正当顾颜可在床上昏昏欲睡时,楼下的响起了恼人的嘈噪声,蒙着头想要继续,但像疯狗一样的声音不绝于耳。

顾颜可扒开头上的被子,无语望天……

思绪回归,随手披上件衣服下楼。客厅里,一个身穿白色小洋裙的年轻女子在沙发上坐着,正对着李妈道

“顾颜可呢?不会是没脸出来见我了吧?也是,都已经嫁人了还要抢别人的男人,她是该躲着点人了!”

颜可微微皱起了眉,看着楼下女子那张原本长得还算不错的脸,都在这番话下显得扭曲了几分。

“这谁家的狗啊?跑到我们家来乱叫,倒是扰人清净得很”

顾颜可盯着那女子看了看,脑子里愣是没有检索出来这是哪位。

沙发上坐着的的白衣女子闻声回头,见到楼梯上下来的人,眼里闪过一丝错愕,随即被嫉恨所取代。

看着那张明明还很苍白的脸却还是美得惊人的脸她就恨,凭什么,都被他爹卖给少帅了,还要勾引他的平西哥哥!她怎么配?

“你怎么这么不要脸!都已经嫁给表哥了还要巴着平西哥哥不放。你们全家都不要脸,尤其是你那个势利眼的爹,巴巴的把你送上表哥的床。你倒好,嫁给了表哥,还想着平西哥哥,朝秦暮楚,脚踏两条船,你贱人!”说完还把一封信丢了过来。

一波猛烈的信息攻击下,再加上接过小喜捡过来的那封信,那是一份表明心意,诉说爱慕与思念的情书,发现落款居然是她本尊,但是写给一个叫张平西的!可原主老公不是霍南城?顾颜可发现这副本的人物关系有些混乱,她捋了捋:

“原主有喜欢的男的,叫张平西;但在她爹的发力下,嫁给了霍南城;但已婚的原主,还“搭着”张平西,写了封情书;霍南城是这个咆哮女的表哥,并且咆哮女还喜欢张平西”

……

这是什么烂剧情,顾颜可心累,她大喊三声,这两个狗男人都和她没有关系。

而在她屡清人物关系的当口,顾颜可的沉默被咆哮女当做了默认,看着顾颜可那精致的脸,咆哮女手比脑快,她直接扑了过去,“你这狐媚子脸,没了这脸,我看你还怎么得意!”

“夫人小心!”那白裙女子一把推开小喜,桌上的东西掉了一地,和小喜的惊呼几乎同时响起的还有一声尖叫。

“啊!贱女人,你给我放手!”语毕,还挣扎着起来抓顾颜可头发。

没人看到顾颜可是怎么出手的,眨眼只看到了结果,白裙女子的双手被顾颜可举高反剪在肩后,她一挣扎感觉整条手臂要脱落了,一条腿被被迫跪在了地板上。

“嗬,还想动手,老实点!你对张平西有意思,你找你他去啊,你也不看看信上的日期,那时候我嫁给你表哥了吗?

你上我这儿撒什么泼,以前的事儿不管不着了,但你听着,从今天起,你给我客气着,不然每次我都让你行大礼!”

顾言可控制着咆哮女的腿,让她跪得更直了些。本来想着还一小姑娘,顾颜可下手还比较轻,此时面对着这一顿撒泼,还朝着她的脸上招呼,她也是没了耐心。

抓脸、尖叫、扯头发,女人打架三件套整了个全,顾颜可嘴角微微抽动,简直无语,关键是闹半天,还不知道这女人是谁,只是听她表哥表哥的鬼叫着,顾颜可好看的眉眼皱起,冲着门外道,“外面的警卫都是死的吗?滚进来!”

进来三个警卫排排站着,其中那个偏高的那个说道“夫人有什么吩咐?”

“你们都是摆设吗?什么人都放进来,给我丢出去!”顾颜可把手上的白裙女子扔给那三个警卫。

这可是少帅姑姑的女儿,交通司司长的掌上明珠,而且今天这戏码也不是第一回了,所以没人拦人。

丢,丢出去?警卫们愣了愣,没敢立马动手。

“怎么?我的话不管用吗?”那三个小警卫,相互看了看,又看了看顾颜可冷冽的眉眼,作出了决定“得罪了表小姐”,然后架着那白裙女子准备出去。

“顾颜可,你敢!你们给我放开,放手!顾颜可我娘不会放过你的,你给我等着!”

一众佣人看着发飙的顾颜可,都感觉到了,眼前这个夫人似乎和以前不太一样了。之前这个表小姐上门发难,夫人只会默默哭泣,哪会像今天一样,既会呛声又动手,还会发飙,一时间大家表情各异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子非鱼非子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kaixinfeng.com/novel/3968.html